林农产品信息网是第一个为企业、电商、经纪人提供产品信息服务的地域行业专业信息网站
地方频道

今年第二波蝗灾数量为何如此惊人?会对中国造成哪些影响?

更新时间:2020-04-14 20:54:41点击次数:460次字号:T|T
 来源: 综合自网络  相信大家对于今年全世界各地所发生的各种事件都有着深刻的印象,当我们国家的新冠肺炎疫情控制好时,欧洲很多国家又开始爆发,而现在东非很多国家不仅在蔓延疫情,今年第二波大规模蝗灾又再度来袭,并且这一波蝗灾是今年第一波蝗灾的二十倍,规模相当惊人。此次蝗灾数量的为何如此惊人?会对粮食安全造成哪些影响?中国会受到哪些影响?

一、第二波蝗灾规模惊人

据《今日美国报》11日报道,今年年初,部分东非国家遭遇了70年不遇的特大蝗灾。没想到的是,数月后,该地区再次面临第二波蝗灾侵袭,规模是上一次的20倍。据悉,数十亿只蝗虫幼虫从索马里的繁殖温床涌出,寻找雨季中滋长的新鲜植被,令非洲原本就已贫弱的上千万民众再陷危难。

在蝗灾最为严重的肯尼亚农业大县莱基皮亚,当地农民多兹说,全球各地因抗疫自顾不暇,“人们都忘记了蝗虫,但这却是摆在我们面前的真实问题”。乌干达农民阿卜凯特11日告诉美联社,“大家都在谈论蝗灾。有些人甚至说,蝗虫比新冠病毒更具毁灭性”。阿卜凯特住在肯尼亚边境的一个村子里,以前村民都是通过敲盆,吹哨,或者扔石头的办法赶走蝗虫。但因为新冠肺炎疫情,他们被禁止到户外活动,也就无法驱虫。

位于肯尼亚首都内罗毕的气候预测与应用中心11日表示,蝗虫正在侵袭东非地区,群落数量庞大前所未见。该中心卫星资讯分析师姆瓦吉提说,这些新的蝗虫与2月份的蝗虫不同,其群落里包含刚发育成熟的年轻成虫,食量比一般成虫还大。埃塞俄比亚农业部表示,这个国家有600万人口生活在疫情最严重的地区,蝗虫幼虫正在其主要产粮区快速发育。有科学家预计,第二波和第三波的蝗虫数量将是第一波的400倍。

二、因为疫情,多国买不到杀虫剂

粮农组织正为10个受灾国的灾情监测及空中和地面喷洒工作提供支持,今年1月以来,他们已向该区域的24万公顷土地喷洒了化学或生物杀虫剂,并培训了740名专业人员进行地面治蝗工作。

美国全国广播公司11日称,控制蝗灾最有效的方式是空中喷洒杀虫剂,但东非地区农用飞机数量有限。为了弥补这一短板,乌干达政府已动员超过2000名军人手持喷雾器灭蝗,但这严重降低了灭蝗效率。雪上加霜的是,该国农业部表示,近期全球货运因疫情严重受阻,无法从日本进口杀虫剂。据悉,乌干达政府已经追加了400万美元灭蝗资金,对于一个总统求助富人捐款抗击新冠病毒的国家来说,这不是一笔小数目。该国已经出动六架直升机灭蝗。

其他东非国家面临类似挑战。索马里向国外订购的杀虫剂拖延了3周才到货。肯尼亚官员表示,新冠肺炎疫情衍生的旅行限制导致跨境交易变慢,延误杀虫剂运送,使得对抗蝗灾增添难度。此外,肯尼亚蝗灾调查人员也因为疫情减少了出门频次,这让相关蝗灾的预测更加难以更新。

三、蝗灾恐令数千万人挨饿

联合国粮农组织10日发声明说,鉴于东非受灾国有近2000万人已经面临严重粮食不安全,如果不能有效遏制蝗灾,将对地区粮食安全和生计带来前所未有的威胁,可能导致很多人流离失所、地区紧张加剧。

美国“石英”网11日称,发源于阿拉伯半岛并蔓延到东非的第一波蝗灾,毁掉了肯尼亚30%的草地。如果不能有效遏制蝗灾,到6月份,整个东非面临粮食安全问题的民众,将在2000万人的基础上再增加5000万。粮农组织已将应对沙漠蝗灾的募款呼吁增加至1.53亿美元,目前已承诺或到账的款项有1.11亿美元。来自包括中国在内的11个国家政府以及联合国中央应急基金等多个国际捐款方。

美联社11日称,除了非洲地区,联合国粮农组织也列出其他面临蝗灾的地区,包括阿拉伯半岛的也门、沙特和阿曼以及西南亚的伊朗及巴基斯坦。也门的亚丁北部以及阿曼海岸出现了正在发育的虫群。一群刚脱皮正发育的蝗虫群出现在波斯湾附近。伊朗目前正进行春季播种,前一波蝗虫聚集的南部海岸,新虫群正在增加。

四、第二波蝗灾数量为何如此惊人?

《中国科学报》:4月份,非洲迎来了第二波蝗灾侵袭,有外媒称有可能持续到8月底,您如何看待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蝗灾?

张泽华:

全球气候变化、资源无序开发、生态系统失衡,导致沙漠蝗循环迁飞。

蝗虫本身的基数很大,几个月前第一波蝗虫产卵量难以想象。

第二波灾害主要来自于第一波沙漠蝗虫大量产卵,由于该阶段的卵和幼虫未能及时消杀,为5月份大规模暴发埋下了“地雷”。

沙漠蝗有个特点是世代重叠非常严重,一个蝗虫“家族”异常庞大,连续不断地会有成虫成熟,若虫出土,威胁越来越大。

气候变化近年来深深影响着非洲,原本常年干旱的地区,去年却迎来大量降雨,雨水增多为蝗虫繁衍提供了有利条件。今年3月大范围的降雨促使蝗虫卵快速孵化,是加剧蝗虫危机的重要因素。

加之近年来,非洲部分地区为了开垦农田,砍伐现象比较严重,从卫星上看是“变绿了”,但这并不是好现象,千万年形成的原生植被遭到破坏,导致生态环境持续恶化,助长了蝗虫成灾的气焰。

樊胜根:

非洲地区缺乏人力、物力和财力,也缺乏先进的科学技术,应对自然灾害的能力比较薄弱。

加上这里疫情的“发酵”,一定程度上限制了防控工作的开展,不能有效遏制蝗灾,这将可能是一场持久战。

王秀东:

东非国家正遭遇25年以来最严重的沙漠蝗危机。

随着雨季的到来,沙漠蝗的危害将更为严重,如果无法得到有效控制,FAO预计6月沙漠蝗种群将扩大400倍。

五、第二波蝗灾来袭,我国会受到哪些影响?

《中国科学报》:来势汹汹的蝗虫会对哪些地区形成威胁?我国是否会受到波及?

张泽华:

这个战场太广阔了。

1月到3月的时候,蝗灾主要发生在非洲之角,红海沿岸和萨赫勒地区比较严重。

沙漠蝗迁飞能力强,从目前观测来看,有风蝗虫就能远距离飞行。4、5月份,萨赫勒地区大量的成虫会在西非季风的影响下迁徙到非洲北部,威胁摩洛哥、阿尔及利亚、利比亚等国家和地区,非洲北部会成为下一个“重灾区”。

如果防控不及时,地中海对岸的欧洲也不能幸免。

现在,新一波蝗虫群有两条路线存在进入我国境内的可能,应该加强关注。

一条是从非洲之角区域,跨越印度半岛南端,借助印度洋西南季风,蝗虫有可能从这条线直接进入云南、广西,甚至广东南部。另一条是从印巴边境扩散,有可能是6月份,蝗虫到达缅甸一带,在西风和季风的共同助推下绕道青藏高原南部进入我国的概率增加。

王秀东:

我国曾经有记载沙漠蝗在云南、西藏部分地区发生,但近30年来未发现沙漠蝗种群及为害的报道。

根据农业农村部研判,沙漠蝗迁飞入侵我国的几率很小。

3月6日,农业农村部联合海关总署、国家林草局印发《沙漠蝗及国内蝗虫监测防控预案》,提前防范沙漠蝗入侵风险。预计这波沙漠蝗也不会对我国形成威胁。

《中国科学报》:这场蝗灾会对世界粮食安全产生什么样的影响?

王秀东:

沙漠蝗对埃塞俄比亚、埃及、中东、巴基斯坦的粮食生产造成了比较严重的破坏,对粮食安全产生严重威胁。

FAO报告显示,此次蝗灾中1平方公里的沙漠蝗可以吃掉3.5万人一天的食物消费量,已有2.02亿人口面临严重的食物危机。

如果蝗灾持续下去,并发生远距离迁徙,侵袭更多国家和地区,那么就会对2020年全球的粮食产量产生很大影响,很多受灾国家和地区都将得不到足够食物,需要从国际市场购买粮食,一些贫困国家或地区则需要食物紧急援助。

樊胜根:

对蝗灾严重的非洲国家来说,粮食生产遭到破坏,粮食安全形势严峻,因为非洲部分国家贫困饥饿人群已经很多,非洲是人均饥饿程度最高的大陆。

蝗灾肆虐和疫情暴发,两者交织在一起,会导致更大面积的贫困和饥饿,情况不容乐观。

非洲的粮食安全受到威胁,会形成一个连锁反应,对世界粮食价格起到推动作用,加上此前因为疫情,许多国家禁止出口粮食,也会造成世界粮食价格上升。

《中国科学报》:面对蝗灾,应该如何扭转局面?

张泽华:

知己知彼百战百胜。首先我们应该把沙漠蝗的发生规律摸清楚。

此外,要抓住关键节点。比如在红海两岸、非洲之角这个区域,印度河流域也是一个重点地区,是沙漠蝗的主要繁殖地点,如果在这里把蝗虫控制住,就可以阻断迁飞,让防治效果事半功倍。

再配上先进的防控技术,如虎添翼。面对如此大规模的蝗灾,可以选择药剂灭虫,也可以采用生物防治手段,比如利用真菌、细菌、病毒、原生动物等在蝗虫群里传播,让蝗虫“得病”,然后如此密集的群体会形成疾病流行,通过迁飞又互相携带,就可以把这个区域中的蝗虫逐步控制住,让灾害不再蔓延。

近年来,我国已经形成了成熟的蝗灾防治机制,建立了比较完善的蝗虫监测预警系统,以及绿色可持续的蝗虫防控技术体系。这些经验和技术可以走出国门,帮助受灾地区消灭蝗灾。

樊胜根:

“各家自扫门前雪”显然会加剧蝗灾传播和新冠疫情对粮食市场的冲击,这个时候就要靠国际力量支援,比如联合国机构、世界贸易组织、世界卫生组织、FAO等共同发声,呼吁世界各国伸出援助之手,帮助非洲渡过难关。同时,建立国际合作机制,做好相应物资储备,制定防控预案,共同应对威胁。

我们研究发现,全球经济每减少一个百分点,全球就有可能增加1400万的贫困人口和饥饿人群。当前受疫情影响,全球经济发展遭遇挫折,在保证人员安全的情况下,粮食、医药的生产、加工、运输和存储这整条产业链不能断,经济也要稳住。

我国在减少饥饿和贫困上做得就很好,疫情一出现,国家马上就出台相应政策保障生产生活,并出台《农作物病虫害防治条例》保障粮食安全,这样的迅速反应值得其他国家学习。

我国粮食库存充足,无需担忧

《中国科学报》:疫情和非洲蝗灾会造成我国粮食危机吗?部分国家因疫情减少出口,会对我国口粮供应造成影响吗?

王秀东:

现阶段沙漠蝗主要影响东非、阿拉伯半岛和西南亚部分国家,对我国粮食安全生产影响较小。

我国粮食供应主要随着国内疫情的好转和境外疫情的蔓延,在发生一些变化。

2016年结构调整以来,口粮播种面积已下降。2016年我国稻谷小麦播种面积为8.3亿亩,2019年降至8.0亿亩,平均每年减少1000万亩。

据农业农村部农情调度,今年全国冬小麦面积3.32亿亩,持平略减,但冬小麦苗情好于去年,具备丰收基础,后期要重点防治小麦条锈病和赤霉病。

随着居民收入水平提高,口粮食用消费保持逐年下降趋势,每年都有大量口粮结余转为库存。根据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发布的消息,我国稻谷、小麦的库存量能够满足一年以上的市场消费需求。

我国口粮供给总体大于需求,少量口粮进口属于结构性调剂。我国粮食需要适度进口但不依赖进口,即便部分国家中止粮食出口,我国仍能够保证口粮的充分供给。

总体来讲,国内粮食市场保持稳定,也能够应对重大自然灾害和突发事件的考验。

(来源:新浪、农视网、经济日报、环球网、参考消息)

(编辑:lzb001)
0 条评论
不想登录?直接点击发布即可作为游客留言。

Copyright © 2014 . .主办单位: 黑龙江省美溪林业局 伊春回龙湾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联系电话:0458-8996066 邮箱:mxlncp@163.com
黑ICP备14001075号  经营许可证编号:黑B2-20150019
网站浏览统计:19747096